关灯
护眼
    夜幕降临,夜空中悬挂着的一轮圆月,月辉盈盈笼罩在玄灵谷。

    玄麓带着白狼快速朝着沼泽之渊而去。

    沼泽之渊有着炼狱之巅的称号,那里面的一草一木,看似鲜活,却散发着淡淡的黑气萦绕。

    处处透着一股死寂之气,诡异而又神秘。

    清澈见底的湖泊,却在感知有外人踏入之时变幻莫测,时而浑浊恶臭,时而血腥渗人,时而又散发着缕缕诡异的迷烟。

    而前一刻还平整的通往之路,猝不及防裂开了一道道口子,顺着冒出了干枯的老枝,瞬间长出了无数棵苍天古树,挡住了去路。

    玄麓纵然来之前做了准备,还是没由来的感到了一丝恐慌,她不敢掉以轻心,运转灵力快速掐着手诀。

    “破!”

    随着玄麓话音落下,眼前的景象再次发生了变化,路途变得平坦。

    但当她往前走了没几步,周围刮起了浓郁的阴风,黄沙弥漫不能分辨万物。

    “嗷呜!”

    白狼仰头嘶吼,一双绿油油的狼眼迸发出罕见的亮光。

    玄麓边施展着灵力对抗风力中猛烈无形的攻击,边趁机警惕的分辨突破口所在的位置。

    霎时间天昏地暗,风云涌动,无数道怪异的声音四下而起。

    一人一狼,是在六日后离开的沼泽之渊。

    皮毛被鲜血染红的白狼驮着浑身伤痕累累的少女,不知疲倦的快速往家赶。

    少女双眼紧闭,面色白中泛青,但她眉心之处却闪现着火焰般的印记,而印记周围又有几缕淡淡的异光。

    灵力险些耗尽的玄麓主仆,浑然没有察觉暗中有人一路跟踪,直到亲眼看着一人一狼踏入了玄灵谷的入口后,他才现身。

    此人竟和霁云的那位无了大师样貌分毫不差。

    但他原本乃是仙界的一名罪仙,因喝酒误了事而被罚到下界,相助玄灵谷后人历劫成功。

    这也算是天帝的另一种补偿吧。

    ………………

    “煦儿,你可千万别再皱眉头了,这丑样子像个小老头似的,小心妹妹醒来后看到又要笑话你喽。”

    玄曦说完微微叹气,伸手抚平了玄煦紧皱的眉头。

    玄煦气得冷哼一声。

    “这个任性妄为的家伙,她最好是现在醒来,否则若这么一直贪睡下去,我是定要狠狠揍她一顿的。”

    言不由衷的话说出口,玄煦便红了眼眶,心绪复杂至极。

    明明是做哥哥的,可却偏偏每每都让妹妹挡在了跟前。

    他实在不配是一个好哥哥,也辜负了爹娘的嘱托。

    “我的少族主大人,整个谷中的弟子可都要以你马首是瞻呢,你怎么还能说出这般孩子气的话呢?”

    玄曦语气微微哽咽,望着脸色苍白昏睡着的妹妹,又默默给她输了不少灵力。

    这也是目前他唯一能做的了。

    终是他们做哥哥的粗心,险些犯下了追悔毕生的事情。

    好在他们的小妹妹历劫归来之后,因祸得福,在龙髓草的激发下体内灵力暴涨的相当了不得。

    竟然独自一人在沼泽之渊以灵符相辅相助,成功重聚了六位先辈薄弱的魂魄。

    原来玄煦和玄曦最开始的计划是将其中一株龙髓草用在玄麓身上,再由他们两个以及族中十二位长老们,同去沼泽之渊在旁协助玄麓为族主等人聚魂。

    毕竟人多力量大,只有这样才能加大成功的可能。

    未曾想,吸收了一株龙髓草的玄麓,竟然带着自己的契约兽,勇闯沼泽之渊并且聚魂成功了。

    这可真是让人不敢想的意外之喜。

    但两人却恰恰不知,玄麓生来天赋异于常人,是因为她有一颗至仁至善的七巧玲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