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深夜,小镇外快马疾驰,十几名江湖侠客同时向小镇汇合。

    “老五,你不在三里坡等着,怎么也过来了?”头戴斗笠侠客问道。

    “麻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能来,难道我们就不能过来?”老五反问。

    “二位哥哥,看来你们也收到了消息?”另一面腰挂长剑侠客打断两人道。

    老五看了一眼对方:“咱们这位状元郎不简单啊,能走到这里,就已经说明老九和刀疤他们已经死了。”

    “很正常。”麻子摸着下巴道:“文道手段诡异,未到化境不可敌,而且对方已经破开了枷锁,文气收放必定得心应手。”

    “那需不需要通知贼老他们?”斗笠侠客问道。

    “已经通知了,再有半个时辰就应该能赶过来。”老五看着漆黑小镇道。

    在听到老五已经通知了贼老等人,麻子和斗笠侠客有些意外,他们本以为老五会想吃独食,结果对方压根没有往那地方想。

    客栈房间内,徐缺手持宝笔,快速写下战前准备的诗词。

    虽然他有情报,但也不能百分百斩杀对方,所以该准备的手段,他是一个不会少。

    写完第三篇战斗诗,徐缺连忙将三张金纸同时封印。

    既然战斗的有了,那也要估计防御……毕竟多备一手,有备无患。

    徐缺摸索着下巴思考起来,提笔继续写。

    就在徐缺写完最后一个字时,客栈外马蹄奔腾,一听就有好几十人。

    徐缺收起宝笔,手指在金纸上轻轻一划,那写满词作的金纸瞬间被封印起来。

    客栈外,贼老对着老五等人挥了挥手,示意动手!

    老五和麻子等人立即会意,抬腿便踹向客栈大门。

    随着客栈大门碎裂,老五和麻子两人率先进入客栈:“一个人也别放过!”

    “是!”一群侠客领命,提着刀剑便向客房走去。

    听到声音的掌柜子连忙走了出来,就在他打算说说好话阻止这些人时,一击刀光瞬间从他面前闪过。

    鲜血喷洒,掌柜子头颅飞起,他到死也没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

    随着掌柜子惨死,整间客栈算是彻底乱了,那些入住客栈的客人,刚发出惨嚎,就被第二人斩杀当场。

    “五哥,一楼没有!”一名侠客掀开围帘道。

    “二楼也没有!”另一名侠客收剑走出房间道。

    听到没有徐缺的踪迹,老五和麻子互相对视一眼,他们明明收到消息的,怎么可能没有?

    “此子定然是跑了,咱们走!”

    就在贼老话音刚落,一道黑影如同狂风,瞬间出现在他的背后。

    “当!”

    刀剑对撞,贼老眼神凶狠,手中横刀再斩,对着那黑影就是全力爆发。

    徐缺身体快速向右躲闪,手中铁剑顺着横刀斩来的方向快速抵挡。

    精铁撞击声再次响起,徐缺知道自己单凭武功是打不过对方的,所以借力快速后退。

    “哼,你就是那状元郎徐缺了。”贼老盯着徐缺道:“看来小九他们死的不冤,一个半步化境!”

    徐缺淡淡地看着眼前这群人,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惧意。他知道,如果依靠文道之力,这些人没一个是他的对手,但想要把这些人全部留下,那就有些难了……

    “你们是想一起上呢?还是你自己来?”徐缺挑衅地看向贼老。

    贼老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不知道徐缺哪来的胆量,让他们一起上,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