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夜空中,尤娜挥舞着这把五十米长的青色光剑朝风神队长袭来。

    巨大的光剑在空中划过绚烂的轨迹,如同一道将黑夜一分为二的闪烈苍光。

    “居然能单兵施展七阶法术,现在的炼金术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

    感受到光剑中蕴含的恐怖力量,风神队长脸色一变,眼中旋即闪过一丝厉色。

    他再度施法,狂暴的风元素开始汇聚,形成肉眼可见、几乎凝成实体的青色风网挡在自己面前。

    作为成名已久的风神小队队长之一,他的实力在七阶法师中亦属上乘。

    不过是雷神之剑,看我把它推回去!

    下一刻,闪耀的雷神之剑斩在青色风网上,狂暴的电元素与风元素交织在一起,发出“噼里啪啦”的炸响。

    在失去了对城外的掌控后,这里是守护弗拉梅尔的最后防线。

    莫说飞行装备和炼金武器,哪怕单拉这一成就出来,如果诺伦能在灵魂法阵领域继续深入研究——

    倘若他们最后夺得了王位,“伪王”的称呼自然会落到罗伯特的身上。

    白发老头希罗与城主巴赫站在弗拉梅尔高塔内的指挥中心,透过落地窗眺望着远方天空的战场。

    自方才弗拉梅尔高塔接收到了来自某艘神秘空中战舰发来的灯语讯号后,这一情报便被迅速传给了城主巴赫。

    尤娜落在巴赫面前,朝他微微颔首,“从现在起,我们将与弗拉梅尔共同进退。”

    而就在这时,一团团烟雾于空中爆开,将深邃的夜染得更加漆黑。

    “快去吧,白渡鸦大人!”布莱恩特传念道。

    临峰城的救援正可谓雪中送炭,只是弗拉梅尔现在无论是地面还是空中都被叛军重重封锁,根本没有出兵迎接援军的余裕。

    “风神部队被击败了么?”

    一个多月前弗拉梅尔的事已经传播开来,谁都知道临峰城出身的诺伦·维谢斯已经成为了帝国最年轻的传奇炼金术师。

    “久攻不下又增敌手,这场战斗的变数真是越来越多了……”

    与此同时,弗拉梅尔。

    剑眉青年收回目光,转头吩咐身后的侍从,“告诉陛下,临峰城已经突破了我们的防线。

    无奈他只好命令高塔用灯语提醒空中战舰,务必让他们小心叛军的拦截。

    因为坦克机密泄露,弗拉梅尔成为罗德里克的眼中钉,此时已被联合叛军围城了半個多月,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

    把它经过加工后得到的炼金粉尘,可以用来扑灭寻常水熄灭不了的特殊火焰。

    烟雾弹的原材料来自于当初狩猎盖亚蠕虫时,在迷雾沼泽内发现的惑烟莲。

    随着小队众人扣下扳机,一个个烟雾弹发射出去,在空中依次爆开。

    而这些都不是风神小队会使用的招数,随着天上的战斗很快平息,这支失去联络的风神小队或许已被敌人击杀。

    “很高兴能再次与你对话,诺伦阁下。”巴赫苦笑。

    尤娜扬了扬眉头,她左手保持挥砍雷神之剑的动作不变,右手则架起钢钉铳对准了风神队长。

    或者说,它的价值还没有被人发掘出来。

    因为,从始至终弗拉梅尔、或者说当今时代的法阵学,就没有收录过多少灵魂法术相关的法阵。

    弗拉梅尔城外,联合叛军驻地。

    “嗯?”

    这种烟雾与寻常烟雾不同,它不仅能遮蔽视线,还对元素具有相当的惰性。

    “这是……白渡鸦!”

    “哦?”那头诺伦的声音顿了一下,“这么说,我们反倒是第一个到的?”

    “还有敌人没消灭……”尤娜望着逃逸的两人,举起手中的钢钉铳。

    阿尔伯特再度望向夜空,这一次,他的表情逐渐凝重起来。

    “哼,小把戏……”

    而她手中刚刚经历过战火洗礼的长枪与盾牌则给她带来了一丝征伐的肃杀之气。

    “如果您找诺伦大人,这些话可以直接和他说。”

    可与之对应的,它的实用价值却并没有那么高。

    他照样能凭此成为传奇炼金术师!

    但诺伦居然不声不响的利用灵魂法阵做到了远距离信息传输,这又是炼金学界一项重量级的突破。

    虽然之前就有过猜测,白渡鸦所戴的面具可能不只有装饰与象征意义。

    所谓烟雾弹,便是除了炼金武器之外,诺伦让炼金工厂为天空骑士团生产的另一种辅助型道具。

    看来这边的处境比他想象得还要艰难,诺伦沉吟道:

    下一刻,他的体内传出“嘭”一声闷响。

    “是!”队员们拔出腰间的烟雾发射器,里面填装有炼金工厂新出品的特制烟雾弹。

    而调制灵魂法阵绘制液的原料非常稀有,其成本往往是调制一般元素法阵绘制液的好几倍。

    这使得研究灵魂法阵成了性价比极低的事,久而久之便无人问津了。

    “有趣……”

    在见识夜空中那道闪烈的苍光之后,他好战的情绪亦是高涨起来。

    “包括农田与矿场,弗拉梅尔城外所有的产业都被叛军占领了。

    “倏——”

    而在那场成果发布会中,他之所以能成功回应所有的恶意与质疑,靠得就是那神奇的飞行装备和强大的炼金武器。

    他依言带上灰渡鸦面具,尝试着调动精神力,其贴合在面部的灵魂法阵果然被顺利触发。

    风神队长以为这只是普通的箭矢,下意识的扭曲风场,企图改变它的飞行轨迹——

    同为七阶法术,雷神之剑竟一时无法突破这青色风网。

    换句话说,绘制不同属性的法阵需要不同原料制成的绘制液。

    ……

    怎么说,坦克也是临峰城与弗拉梅尔共同研发的新时代战略级炼金兵器。

    “临峰城的白渡鸦,应约而来。”

    就是这么迟疑了一会儿,白渡鸦的身影从烟雾尽头冲出,以极快的速度落入了弗拉梅尔城内。

    “这是临峰城的空中战舰。”收到消息,巴赫甚至还没去确认一眼便笃定道。

    喜欢对?

    钢钉铳的枪头折下,露出隐藏在内部的炮口。

    “我军如何对敌,请尽快下令。”

    “这是……灵魂法阵?”巴赫接过灰渡鸦面具看了一眼,面露惊容。

    “怎么可能,我的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