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台上的夫子讲的是丹道知识。

    而传道受业也是提升变量的一种方法。

    陆长生对此早有预料,这也是为何他会多看其他丹师留下的丹道玉册,以及与其他道友交流。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的讲述让他的丹道提升会如此明显。

    “由此看来,此人讲述的丹道知识也是极其厚重的。”

    陆长生心道。

    若不够厚重,不可能让自己的丹道有如此明显的反应。

    只怕玄龟丹师本人都不可能会有这种底蕴才是。

    “还是说,其实外界都低估了玄龟丹师的丹道实力?”

    陆长生无法确定台面上的人是否就是玄龟丹师,心中带着疑虑,金手指好就好在这点,只要他听得懂,就会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去吸收。

    这也是他在法术的领悟上堪比寻常天才的原因所在。

    不然的话,以他的仙道灵根层次,想要将傀儡术这种极品法术修至圆满,绝非三五十年的功夫能做到的。

    陆长生收敛心神,认真听课,此番也不枉自己打自己的脸,前来紫冰湖。

    “或许,不用熬到十多年后,我身上这两门丹方,便会有长足的进步。”

    如今陆长生最看重的两门丹方,其一是青灵丹丹方。

    小成境界的青灵丹丹方炼制出的青灵丹的概率还是小了些,若是能臻至大成,必然能让自己往后的青灵法修行速度再上一个台阶。

    其二便是筑基丹丹方。

    若是入门了筑基丹丹方,他便可一跃成为善兽门中唯二能够炼制筑基丹的丹师。

    届时,可以说,放在哪里,他都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二品丹师。

    在黄允大限将至的情况下,获得大部分筑基丹的炼制权,是极有可能的。

    陆长生虽然想要稳,但也不怕争,而今,他便是要与其他仙门的丹师,争这丹师传承。

    想到这,陆长生不再分神,认真倾听,光幕面板上,不时地几门丹方所需的年限便会一直跳动。

    从高降到低。

    两日后,一道光芒闪动。

    正在炼制丹药的何烽露出一丝无奈之色,随即身影消失在炼丹炉边。

    不远处的黄允若有所觉地看了一眼,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无奈,不过想到何烽的天赋,倒也算是释然了。

    “到底是未入二品,灵识的积累没那么强。”

    丹师对灵识的要求不低,在这传承灵阵之中,每分每秒都在消耗灵识,尤其是进行炼丹的时候,消耗更大。

    而何烽如今不过极品丹师,自然无法与二品丹师相比。

    不过——

    “从这也能看出,仅是丹道天赋,那位陆长生比何烽还要强一些,可惜——”

    陆长生未进入筑基层面,便能拥有着堪比筑基的灵识,这完全不是何烽能比的。

    又过了一日,黄允感到身体一阵虚弱,紧接着,便化作一道光芒消失不见。

    再出现之时,已到了据点之中,几名镇守此地的善兽门修士迎了过来,询问他其他各个仙门的进度。

    第二学堂对于善兽门这座学堂来说,是处于迷雾之中,但依旧能看到第二学堂的面貌,而有其他仙门能够通过铸丹小道,便能看到对方推门而入的景象。

    (

    那位玄龟丹师自己就是乐子人,因此也明白乐子人的心思,所以,会给那些藏拙之人一点点小刺激。

    不一会,黄允便出现在山颠的院子里,众多善兽门高层们正在一起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