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母亲不知为什么要给我和姐姐登记了死亡,户口也被注销。

    等我拿到新户口本的时候都惊呆了,这是母亲托关系在老家办的新户口,说的时候说的是远房亲戚超生了两个女儿一直没上户口,姐姐的名字改成了张玉,我的名字改成了张婷。而且姐姐还成了户主。

    来人告诉我们两个父母已经遇难,你们两个成了孤儿,问我们要不要被人收养。

    这个提议遭到了外婆的拒绝,她坚持要带我们回老家去。

    城外的山岗上有遇难者的公墓,这是个合葬墓。只有一个大的石碑,上面写着沉痛悼念遇难者

    我和姐姐只是在哪里看了一眼,便和外婆踏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而父亲得到的消息是,我和姐姐在河里玩水被淹死了,最后连尸首都没找到。

    后来,弟弟出生了。地震前父亲就已经停薪留职开了一家小工厂。按说我们家的日子应该很好过,但母亲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她发现父亲的合伙人有问题。便自己去调查了一番。

    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吓一跳。这个人竟然是个逃犯。后来才让我和姐姐去乡下住。

    过了没多久,就传回了我和姐姐的死讯。后来父母就离婚了,又过了一段时间,母亲在出去跑车的时候被同事发现在卫生间喝农药自杀。

    被发现的时候母亲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大小便失禁,身子早就已经硬了,看来是死了很长时间。

    至于母亲为什么自杀,是因为她把所有知道我和姐姐去向的人都毒死了。

    其他人都说母亲是个好人,因为太过想念女儿才会轻生。外婆家这边的亲人也因为母亲的离世和父亲断绝了来往。

    母亲去世不到一年父亲便娶了一个叫张明芳的女人,第二年就生下了一儿一女。

    女儿叫张小薇,她接替姐姐成了家里的长女,同时也是家里的姐姐。

    2009年春节,我母亲的担心成为了现实,父亲,继母张明芳以及两个弟弟被那个凶恶的逃犯杀害,同父异母的小妹张小薇在朋友家玩逃过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