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和姐姐回来的时候,张薇已经给自己办好了户口,在学校办了入学。

    我现在都无法想象张薇一个六岁的孩子放弃大城市的生活,把户口迁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

    2009年2月2日正月初八,张薇回到南陵市,在警局她见到了办理父亲案件的徐警官。

    徐警官已经十几天没见过妹妹了,他还以为妹妹是来打听案件的进展。可妹妹开口说:“我想迁户口,您能帮我这个忙吗?”

    妹妹这时的打扮已经很普通,自己做的棉衣棉裤。头上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蝴蝶结,那还是李梦送给她的。

    徐警官说:“那你要去哪里?”

    小妹说:“商都”

    徐警官说:“那边有你的亲人吗?”

    小妹说:“我两个姐姐在那边”

    徐警官说:“我帮你联系一下你们片区的警员。”

    小妹拿着户籍迁出证明离开了南陵,并顺便改了名字。她迁户口的时候拿着我们的户口本所以回来以后很快就落户了。

    在南陵她永远都会是死者张小薇,遇害前系某幼儿园学生。

    还好这一路上有李梦和她母亲跟着,小妹才平安无事。

    学校根据她的情况,安排她到三年级插班,而我们还什么都不知道。

    家的老房里,祖父母,大伯,小叔和姑姑正在商量事情。

    主要的议题是如何平分父亲留下的遗产。

    至于有多少遗产我们两个孩子也不知道,也不懂的。

    之前家里是住在单位的家属楼,九十多平米。两室一厅,我和姐姐有一个单独的房间。

    我家是整个楼里第一家买冰箱,洗衣机和彩色电视的人家。冰箱里永远都有我最喜欢的冰淇淋和水果。父亲每周都会给我们买一次熏鸡,腊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