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惨剧还是发生了,初一去家里拜年的人发现没人开门,便跳墙进去查看。

    发现屋里的几个人不在家里,其中一个房间还有被撬过的痕迹。

    因为我从不和父亲联系,所以他的情况我很少知道。

    过了几天,张小薇狼狈的逃到我那里,我才知道除夕晚上,父亲和合伙人大吵一架,随后有打斗的声音。

    她吓得从楼上跳了下去,逃出了小区。出来后就直接往火车站跑了。坐了一天一夜的绿皮车才找到这里。

    她来的时候,我不在家。是通过电话才了解清楚的。后来我就让妹妹报了案。妹妹报案后,得到的消息是父亲,母亲,两个哥哥已经遇害,凶手已经自杀身亡。

    妹妹想了想说,希望在公布情况的时候,把她也说成已经遇害。而我还觉得她只是来避避风头,过几天就会回去继承家产。

    而这时,我和姐姐正在外面疗养,只好先让张小薇自己住几天。

    张小薇她也喜欢跳舞,也学跳舞,我们两个不在家她就自己一个人跳。她除了自己跳舞还教其他小朋友练瑜伽。

    安置点里有一个学生俱乐部,张小薇一有时间就去那里结交朋友。她把名字里的小字也去掉了。改成了张薇。

    虽然还没有上小学,但已经能认识不少字了,算术也可以。

    比我们小四岁的李梦问小妹为什么学跳舞,小妹说:“我小时候听说我大姐想成为舞蹈家,可惜她早早就殒命了,我就发誓要完成姐姐的遗愿。”

    李梦说:“小妹妹你不是你姐姐的影子,也不是她的替代品。你可以有自己的理想和喜好。”

    张薇说:“理想是什么?喜欢又是什么?我从小就被别人做选择,她们让我往东我就不敢往西。”

    李梦说:“地震的时候我在衣柜里选衣服,柜子倒下把我扣在了里面,就在我以为自己会死的时候,是你姐姐砸开柜子救出了我。”

    张薇说:“你是不知道我的情况,我是个重组家庭的孩子,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是父亲和前妻生的,另一个哥哥虽然和我是一个母亲生的,但她和祖父祖母一样只喜欢两个哥哥。我穿的衣服还是两个姐姐留下的。所以我一点都不想呆在那个家里”

    李梦说:“那你离家出走他们不担心吗?”

    张薇说:“你的玉姐姐和婷姐姐是我的亲姐姐。他们其他人都被坏人给杀了。”